少年中国|足球之乡的自信:做好普及成绩是水到渠成

记者南楠报道 广东省统计局在11月1日公布了本年度广东省各地市前三季度的GDP数据,深圳市以21791.18亿领跑全胜,广州市则以20029.12位居第二。在实际同比增幅上,广州市以9.9%力压深圳,后者同比增幅只有7.1%。

这份全省经济指标的排名榜上,广州和深圳在领跑位置上的激烈竞争已经无法用白热化来形容,而全省前三季度GDP低于1000亿元的城市有五个,其中梅州以924.99亿元排在第17位,全省倒数第五。而在GDP实际同比增幅上,梅州只有7.9%,在全省仅比深圳高0.8%。

梅州人不乐观,他们对欠发达地区那种“焦虑”。同样,他们从来也不避讳展示自己的“富”。“2015年,我们就有570多块场地。”据梅州市相关负责人介绍:“当时,我们利用创强的专项资金,大概有700万元,再加上省拨校园足球专项资金用于场地建设部分,总共1100多万元。就用这笔钱,梅州市自上而下地狠抓足球场地的基础建设”,对新建足球场地进行奖补,引导学校加大投入建设足球场地,对新建11人制球场补助70万,7人制50万,5人制补助30万经费奖补。同时还扶持改扩建了一大批足球场地。

梅州市局牵头校园足球工作初期,就喊出了“抓场地、抓师资、抓队伍建设”的口号。这个口号在系统一直得到坚持。没有场地,何谈发展?基础建设,是校园足球发展的刚需。在国家、省行政部门以及梅州市市委、市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下,梅州先后制订出台了《梅州市校园足球发展五年行动计划(2015-2019)》、《梅州市推荐校园足球普及工作实施方案》等文件,以此推动场地基础建设进程。此外,梅州市还积极推动社会力量兴建足球场,按场地标准给社会资金一定补助,发动社会力量,引导社会资金来建足球场。”就这样,全省经济的困难户,走上了一条成为足球“基建狂魔”的道路。

2019年新建的元城小学,背靠一个每平方售价超过1万元的高档楼盘,这个楼盘的价格,是梅州市房价的天花板。元城小学的球场被围绕在一条300多米的跑道之中,四周有六个灯柱。这样的灯光球场,在梅州的学校里较常见。五华县的华兴中学,球场投入接近4000多万。新建的场地在二楼,一楼是停车场,这样的设计既可以提高空间利用率,又可以利用楼层之间的空间安装球场的排水系统。以前,一下大雨学校的球场就全都是积水。现在,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

梅州人虽然不富裕,但他们在足球上肯干,也很舍得。其中,五华县在新建、改建、翻新足球场地五华投入力度非常大,将超越梅州市其他县区远远甩在身后。五华县的五华中学,几千人的学校,受制于学校位置和旧时的城市规划,连足球场都没有。县里为了响应和满足校园足球发展的需要,顶住压力决定拆迁周围的民居扩建学校,以便能在学校内建起一块足球场。这块足球场算上拆迁费用,总投资接近7000万。

“我们是经济欠发达县啊!”五华县体卫艺股的负责人感慨,“拆迁的时候阻力很大,所以投入也很大,让拆迁的民众都得到了满意的补偿。几千人的学校,连个足球场都没有,说不过去。”拆民居、建校园足球场地,这是梅州发展校园足球的决心,也让外界看到了他们大胆实干的魄力。

五六年过去了,截止2021年10月底,仅仅在校园里,梅州就拥有了620多块足球场,全省无人能出其右。如今,经济欠发达的梅州人也有了自己的底气,这样的底气来自他们的“富裕”。“梅州的学校,其他的不敢说都有,球场每个学校都至少有一块。这是珠三角地球都比不了的。”梅州市局相关负责人说:实打实做好了基础建设,梅州校园足球就拥有了发展的基础空间。这是足球运动发展的规律,而只有尊重了这样的规律,按照规律去执行,才能看到足球未来的希望。

基础设施达标,对校园足球来说只是开始。尽管传统足球文化底蕴深厚,但在校园足球的师资力量上,梅州的优势并不突出。过去的业余体校、体校和专业队的发展模式改变后,梅州校园足球对专业人才的需求和当地校园足球发展的热情、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之间,开始出现了不平衡。

梅州市人率先感受到了这种不平衡。“校园足球发展了这么多年,梅州有一大批热爱足球事业的老师、教练,但是专业教师发展还是很不足。”这些使人有些无奈。毕竟经济落后,无法在待遇上给专业人士提供足够的新引力。此前,他们更多还是依靠梅州人血液里的传统和热情。

为了改变这种情况,梅州市动了不少心思。从2015年开始,梅州市选送中小学校长、体育教师1500多人次参加国家、省行政部门组织的校园足球管理人员、校园足球骨干教师、校园足球裁判员培训。从中又挑选了三名精英前往法国和英国参加校园足球的留学项目。同时,为了提升校园足球教师的专业化程度,梅州市选择了“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一方面,通过第三方社会服务的购买,让职业足球人走进校园,不仅能够为孩子们带来更为专业化的训练,更能够让原本的体育老师得到专业的指导。另一方面,梅州市还针对校园足球的发展,扩大对足球专业本科毕业生的招牌。最近三年,全市共招聘了43名大学本科足球专业毕业生,引进了省级退役足球运动员7人进入学校,极大地充实了梅州市校园足球的队伍。

在各级行政部门的重视下,梅州市校园足球的师资力量得到了极大提升。五华县第一小学拥有学生3671人,配置了11名体育教师。其中,有校园足球教练员证书的10人,足协注册D级教练员3人,E级教练员1人,国家一级裁判员1人。校长李钧对校园足球的发展极为重视,不仅亲自带头制订了《五华县第一小学学校足球队管理制度》和《五华县第一小学校园足球工作未来三年计划》,更是主动提升体育教师的待遇,让体育教师享受班主任待遇,并每学期享受服装费。同时,体育教师在开展足球训练及活动计入工作量,并在评优评先、职称评聘时享受同等或优先待遇。

“其实不仅是体育老师,我们学校的艺术老师也有这样的待遇。体艺不是副科,和语数英一样,都是主科,德智体美劳,要全面发展。”李钧的教学管理理念,在五华县很先进。

此外,在校长的力主下,五华县一小每年拿出不少于办公经费的15%,作为为校园足球训练及活动的专项经费,为孩子们和教练购置运动意外险及责任险。“孩子们每年至少要两套队服,一套夏天的,一套冬天的。还有外套和训练器材,这些必需的东西,我们都要保证。”在土生土长的梅州人李钧看来,这些措施理所当然,无需犹豫。

与五华县小学的“豪华”师资相比,建成不到两年的元城小学的师资相比薄弱了许多,但学校开展校园足球的决心没有受到影响。肖校长利用“双减”政策实施后,每天课后的托管时间开设足球训练课。今年是元城小学第一批一年级新生入学,而选择足球训练课的小朋友达到了一年级学生总数的95%。

拥有担任全国青少年足球特色学校校长经历的肖俊珊,很明白“练”是校园足球发展必不可少的步骤:“足球要打得好,必须保证足时足量的训练。天天练,时时练,否则不可能出成绩出来。当然,我们倡导的是从低年级开始培养足球兴趣,将足球和锻炼身体、阳光体育等结合在一起。然后再从中挑选苗子,找到那些在足球方面有天赋以及对足球有进一步兴趣的孩子进行特长训练,这部分训练的强度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过,在成绩和普及之间,肖校长也有自己的选择,“我跟那个教练说,你就给我天天练,但我不想有成绩,我要做的是普及。因为足球是要普及的,不是为了一场比赛或者两场比赛的结果。”几乎所有人都明白足球要按规律发展,但能够将足球这项运动的发展规律阐述清楚的人却不多。梅州人不在乎那些大道理,他们在意的是扎实地做事情。“师资建设对于我们发展校园足球来说非常重要。梅州每年都很积极送我们的老师去参加培训,他们各方面提高得也很快。我们确实是很用心的抓培训,我们也不用人家看到,作为系统,我们是扎扎实实,认认真真地去做了事情就足够了。”

梅州市校园足球发展的目标有五个:一、普及推广足球运动,增加足球人口;二、增加校园足球赛事频次,办好班级赛、校长杯等各级比赛;三、从校园足球人口中挑选优秀球员组队参加“省长杯”;四、通过校园足球给职业球队输送梯队人才;五、为校园足球人才打通升学渠道,形成校园足球人才制造和应用的闭环。

梅州用了五六年时间,脚踏实地打造基础设施和培养师资。如今他们的成绩已经能够和珠三角地区的足球强校不相上下。梅县区高级中学赖祝军校长说:“广东省里面就是广州五中跟我们一个水平。”梅县区高级中学,绝对是梅州校园足球的佼佼者之一。从体育学院毕业后,赖祝军就回到了梅县区高级中学,一待就是二十多年。梅州足球之乡命名60周年纪念大会上,赖祝军获得了突出贡献人物的荣誉,前国脚李建华就是在他手上被职业队直接带走。“李建华从没进过体校,是我从丙村小学直接把他招进来。”赖祝军还记得当年的故事,“他是我一手带大的,从学校直接出去。他97年初中毕业,98年就已经是省运会的冠军了。”

虽然李建华的故事已经是过去,但梅县区高级中学的传统没有丢。体育馆楼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陈列着这所学校多年来获得的各种奖杯和荣誉证书、奖状。“新生入校,先到荣誉室里转一圈。感受一下梅县区高级中学到底是一所具有什么特色的学校,足球也是我们学校重点开展的校园文化。我们学校中考体育选考足球项一般都是满分,男女都是,如考不到满分都有点不好意思。以前梅县踢球的,基本都往这里送,足球特长生也愿意来这里。”对于学校在校园足球上的成绩,赖祝军很自豪。

如今,部明令禁止在义务阶段招收任何类型的特长生,那么优秀运动员的升学衔接就成为了校园足球发展的工作重点之一。为了让有天赋和技能的孩子能够实现升学衔接,保证他们的质量。梅州市局认真研究政策文件,拿出了一套切实可行的“升学衔接”和“初升高”足球特长生招生办法。梅州市内每个县市区拥有优秀学位的学校拿出一定数量的学位,用以支持经认定的优秀运动员的升学衔接工作。建立这种激励制度后,孩子们既能够踢好球,又拥有了好的升学渠道,从而打消了不少家长的担忧。

此外,2020年起,广东梅县东山中学,梅州中学,梅县高级中学,兴宁一中,五华高级中学这五所梅州第一批招生的学校”。每个学校拿出15个学位,开设足球专项班。通过设班这样的激励机制,一方面对他们进行特长培养,另一方面为这些孩子打通升学的渠道,让他们得到踢球的出路。文化课得到保证后,这些踢球的孩子在球场上的表现更得到了提升。

“考入东山中学的学生,足球水平不是最高的球员,但是他们的文化素养最高。踢球的时候,他们的执行力非常强,都是在用脑子踢球。”好些人经历了多年顶尖足球人才的缺失,梅州不乏失败的例子。有些孩子被天津、北京的职业球队淘汰,不但技能没有达到职业要求,也已经失去了追赶文化课的机会。“纯竞技人才的培养模式已经不再适合现在的现代竞技体育人才培养了。近几年提出的体教融合解决的是竞技运动员的培养,让他们能够健康成长。”业内人都很痛心那些被耽误的孩子。放下追逐成绩的功利心,先把基础普及做好,再努力培养顶尖运动员,这是梅州人品尝过长时间失败后得出的经验。

当普及达到一定程度,人们对成绩自然带有期望值。“满天星”训练营成为了校园足球普及工作的检验场所。与其他地市不同,梅州“满天星”采用的是大本营、分营和子营的不同层级设计。大本营设在梅州市区,各县区设立分营,子营则建在各个学校。子营里面的任务是足球教学、“校长杯”班级联赛和校队训练;分营则承担“县长杯”、县级夏令营最佳阵容的选拔以及精英队员培训的任务;大本营则将主要精力放在冬令营和夏令营上,狠抓精英运动员的培训。

依托梅县区富力足校、五华客家俱乐部及引进4名巴西桑托斯教练的梅江区的外教进行训练,效果非常好。同时,职业俱乐部的外教和本土教练带领校园足球教练员一起训练,让校园足球的学生和教练都得到了提高。此外,职业俱乐部各年龄段的精英梯队,则定期与校园足球各年龄段的最佳阵容进行比赛。五华县将承办今年的“省长杯”比赛,作为东道主,五华县高级中学早早就开始备战。经过与职业俱乐部梯队的定期比赛,球队成长得很快,从开始的大比分失利,到现在能和比自己小一个年龄段的职业梯队打得互有胜负,这已经让校长和教练们看到了成果和希望。

“我们希望能给孩子们创造两种机会。能踢上职业足球固然好,如果不行,也能够完成学业,以后回到校园足球的岗位上。”业内人士说:让校园足球形成自己的人才培养闭环,需要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而足球,本就不是能够在一条快车道上一直飞奔的运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